80后走四方论坛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亚婆髻

领袖们关于周恩来的章节,尼克松评价毛泽东周恩来蒋介石

[复制链接]

59

主题

0

好友

210

积分

六品通判

Rank: 3Rank: 3

甜米酒
0 碗
茴香豆
210 粒
发表于 2015-2-5 18:25 |显示全部楼层
作为决策者,毛泽东容易冲动。他彻夜工作,白天起得很晚。他常常像斯大林那样,为了一些琐事把工作人员一大早叫来。他从日常事务中抽出身来进行长期的独自省察。他会盘问政策专家们好几个小时,然后溜到他的花园里去征求一个卫兵对这些政策问题的意见。

马尔罗对我说过,毛泽东身上有种“巫师般的气质”,他是“心中有幻想存在,就为幻想所占有”的人。毛泽东想象的中国社会是一个类似大家庭的社会。当他得知他的儿子已经在朝鲜战争中牺牲时,他心平气和地回答说:“没有牺牲就不会有胜利,牺牲了我的儿子,或者别人的儿子,是一样的。”不过如果毛泽东身上的猴气被这种幻想所占有,他身上的虎气就要在实现这种幻想时震撼中国。

毛泽东要求人民中间的自发性,不过只有这种自发性适合他的幻想时他才能忍受。当他们偏离了的时候,他就要通过运用国家的法律制约和残暴的警察权力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毛泽东直到最终似乎都没有理解,这种高压政策产生了等级制,窒息了主动性,毁灭了自发性。

作为中国革命的马克思、列宁和斯大林,毛泽东通过战略上的洞察力、战术上的灵活性和令人惊恐的暴力,使他在历史上取得胜利。他修正了马克思主义,使农民成为取代产业工人的革命阶级。他修正了列宁主义,用组成军队的士兵取代结成阴谋集团的**者,来夺取革命的胜利。

毛泽东嘲笑那些把他的统治同秦始皇的血腥统治相提并论的人,而秦始皇的专制在帝王们中间是无可匹敌的。他说过:“你们以为你们把我们比作秦始皇,就侮辱了我们。可是你们犯了一个错误,要知道,我们超过他一百倍!”

仅仅依靠他的洞察力和冷酷无情,毛泽东是不能取得成功的。一种吸引狂热追随者的魅力和一种藐视巨大困难的意志力量也是必要的。毛泽东的意志力产生了他超凡的魅力。我在会见他时,有一种感觉,他的意志力不知怎的是一种体质的特征。

毛泽东最生动的诗篇是在长征的战斗中间和战斗之后写的。当他写到斗争——特别是激烈的斗争——时的振奋情景,他似乎提到了意志的锻炼,就像别人所说的肌肉锻炼的那种情况。他以这种品质鼓舞他的同志们去完成像长征这样史诗般的任务,因为这使他因而也使他们成了似乎不可替代的人。

1972年,毛泽东用一种既可以囊括我们的会晤情况,也可以囊括整个中国的横扫一切的手势告诉我说,“我们共同的老朋友蒋介石委员长不赞成这件事”。过了一会儿他又补充说,“我们同他的友谊史,比你们同他的友谊史要长得多”。1953年我第一次同蒋会晤时,这位委员长在谈到中国时也做了一个类似的横扫手势,表明他的讲话包括大陆和他在福摩萨岛指台湾。上的据点。

我发觉这两个人谈到他们国家时都有某种帝王的味道。他们的手势和谈话似乎都暗示,每人都把他国家的命运同自己本身的命运等同起来。当这样的两个领袖在历史上相遇时,他们就不会妥协,他们就发生冲突。一个成了胜利者,一个成了失败者。

说起来也许很奇怪,这两个人在许多方面是很相似的。他们都是东方人。毛泽东离开中国只有两次,即1949年和1957年在莫斯科同苏联领袖们会见。蒋介石只有两次到过亚洲之外旅行,一次是1923年随一个代表团去莫斯科,一次是1943年作为四巨头之一到开罗去开会。两个人都常常长期隐居。毛泽东利用这个时间来写诗,蒋保石则在山间散步时把时间花在背诵古典诗词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9

主题

0

好友

210

积分

六品通判

Rank: 3Rank: 3

甜米酒
0 碗
茴香豆
210 粒
发表于 2015-2-5 18:27 |显示全部楼层
毛泽东有一种轻松的不可抑制的幽默感。蒋介石在同我的会晤中从未表现任何幽默。毛泽东的书法是龙飞凤舞的,那不规则的汉字分排成散乱的行列。蒋介石的书法则是刻板的,那方方正正的字体全是由完整的线条构成的。

在我同毛泽东的第一次会晤中,他提到蒋介石在最近一次演说中把共产党领导称为“匪”。我问他,他把蒋介石叫作什么。毛泽东笑了。周恩来答道:“一般来说,我们称他们为‘蒋介石集团’。我们在报纸上有时候称他为匪,他反过来也称我们为匪。总之,我们是互相对骂。”周恩来和蒋介石之间的关系就像过山车忽起忽落。

周恩来在20年代初作为蒋介石的部下在黄埔军校工作过,据称蒋介石说周恩来是一个“讲道理的共产党人”。可是几年之后,蒋介石却用八万美金来悬赏周恩来的首级。

总起来说,无论如何,我发现周恩来和一些其他问起过蒋介石的官员,在对蒋介石的态度上,都有着奇怪的矛盾心理状态,这使我感到惊讶。作为共产党人,他们恨他;作为中国人,他们尊敬甚至还钦佩他。在我同蒋介石的所有讨论中,他从来没有过相应的尊敬对方的表现。

我第一次见到蒋介石在1953年,我认为他是20世纪中国的一位领袖。我当副总统以及下野后,都与他有联系,我们成了朋友,我十分珍惜与他的友谊。所以,与中国接近对我个人来说很痛苦,觉得对不起他。

蒋介石夫妇常在台北富丽堂皇的官邸接待我。他的夫人做他的翻译,但她也经常参加讨论。蒋介石夫人曾在美国威尔斯理大学学习,没有比她更合适的翻译了。她的中英文都讲得很地道,而且她对她丈夫的思想非常熟悉,所以当在两种语言间找不到相应的词来表达时,她就准确地加以解释。

蒋介石夫人不仅仅是她丈夫的翻译。时下人们往往贬低夫人的作用,认为她们在历史上无足轻重,她们个人也起不了什么作用,是婚姻使她们出了名。这种观点不仅忽视了领导人的夫人在幕后所起的作用,而且否定了她们本人的能力和素质。我认为,蒋介石夫人的智慧、口才和品德完全可以使她成为一位重要的领导人。

蒋介石夫人和毛泽东的第四任夫人江青之间反差远比毛泽东和蒋介石之间的反差要大。蒋介石夫人彬彬有礼,服饰美观大方,既有女人的温柔,又有男子的刚强。江青则是蛮横无理,毫无幽默感,完全不像女人。我从来没有见到过像她那样冷若冰霜、缺乏风度的人。

我访问中国时,江青为我安排了一台宣传性的文艺演出,她坐在我旁边,既无毛泽东的热情,也无周恩来的风度。她看来很紧张,手背和额头上都渗出了汗珠。她那唐突和好战的态度在她问我的第一个问题中就表现出来。她问我:“为什么你不早一点来中国?”

周恩来的夫人邓颖超和江青完全不一样。我见过她两次,一次是1972年,另一次在1976年,周恩来去世后不久。她和周恩来一样,很有魅力,很有涵养。她不仅是周恩来的夫人,她本人是一位献身于革命的共产党员,在党内独立发挥作用。尽管如此,她仍保持了女人的温柔。

蒋介石夫人家庭的痛苦结局集中反映了中国内战造成的分裂。蒋夫人的父亲宋耀如是一位富有的制造商,笃信基督教,做散发圣经的工作。他共有三个女儿,蔼龄、美龄和庆龄。蔼龄和中国银行行长结婚,在大陆失陷后,逃亡到美国。

蒋美龄嫁给了蒋介石介石,和蒋介石一起打共产党,一起流亡福摩萨(台湾),蒋介石去世后,她到美国定居。庆龄嫁给了中国革命运动之父孙中山,在内战期间站在共产党一边。晚年她成为受人尊敬的革命的象征。1981年庆龄在北京逝世,受到国葬的待遇。

蒋介石向美龄求婚时,宋家是反对的,因为蒋介石不是基督教徒。宋家坚持要蒋介石皈依基督教,才能与美龄结婚。在信教问题上,蒋介石不愿人云亦云。他说,如果他不能自由选择他的宗教信仰,他不会是一个好基督教徒。他答应结婚后认真学习圣经,得到了宋家的同意。三年后,蒋介石皈依了基督教。从此他们夫妇俩早上都要一起祈祷一小时。

蒋介石的性格多疑,不易亲近,但他完全被美龄争取过去了,变得离不开她了。在国务问题上,她是他的亲信,在二次大战期间和大战后,她多次作为蒋介石的私人代表到美国访问。她的魅力和优雅的风度使她成为国际上的名人,而且往往有助于改善了蒋介石本人的凶狠形象。

蒋介石常披一件整洁无睱的黑色斗篷,剃着光头,在私下会晤中和他严峻的表情以及沉默寡言正好相配。当我的话使他感到有些紧张时,他习惯用急促的语气说:“好,好!”但他的眼睛闪烁着自信和顽强。他的眼睛是黑色的,有时闪着光,在谈话开始前,他的两个眼珠扫视着整个房间。一旦谈话开始,他的眼睛就一直紧紧盯着我的眼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9

主题

0

好友

210

积分

六品通判

Rank: 3Rank: 3

甜米酒
0 碗
茴香豆
210 粒
发表于 2015-2-5 18:28 |显示全部楼层
蒋介石和毛泽东的个人习惯形成鲜明的对照。蒋介石的一切都是有条不紊的——他的服饰、办公室和官邸。他在各方面都很自律,井井有条。用“干净利索”来形容他的形象不为过分。毛泽东正好相反,他的书房里到处是书和报纸。如果桌面的整洁是衡量一个经理好坏的标准的话,那毛泽东肯定不够格。

蒋介石是少见的那种政治动物,他是一个保守的革命者。美国革命最终建立了自由有序的国家,因为领导革命的人本质上是保守的。他们进行斗争是要夺回失去的自由。法国革命部分是失败的,因为革命的领导人企图实现一个纯粹是书本上的、抽象的理想,这一理想在法国是没有根基的。

蒋介石的意图更接近美国的理想,他想恢复中国的传统,他认为旧秩序损坏了传统,因此要反对。他还反对吸鸦片,缠小脚。但他不是民主派,尽管他引进了制宪政府。他认为,问题不是自由不够,而是自由太多。正像孙中山说的那样:“我们变成了一盘散沙。”所以中国需要纪律。蒋介石说他所寻求的纪律能够把中国人的创造力和生产力充分发挥出来。

蒋介石把他的主张在台湾实施了,创造了经济奇迹。诚然,他直到1965年,还一直接受美援,但美援的数额不足以使台湾经济如此快速发展。在大陆,共产党把农业生产集体化了,结果是人均粮食产量低于革命前。

蒋介石对地主是实行赎买政策,然后把土地分给农民。地主把大部分的钱投资于工业,同时政府鼓励外国企业来投资。今天,台湾人均收入是大陆的五倍。1800万台湾人的出口额比10亿大陆人的出口额多一半以上。

蒋介石是一位实干家,在他动荡的一生中,他多次是对的,这导致他非常自信。他喜欢读王阳明的儒教哲学,王阳明说“知而不为,为不知也”。

甚至1949年的溃败也没能动摇蒋介石的自信。对他来说,这只是又一次暂时的挫折。我每次见到他,他都大谈“光复大陆”。即使他的一些助手已放弃了希望,他仍相信有一天会打回去。

他给自己起的名字叫“介石”,意思是“不可动摇的石头”。从他的性格来看,这名字挺适合他。我很钦佩他的决心。有些人会告诫某一位公众人士,他提出的目标是不可能实现的。这些人缺乏创造性眼光,他们认为不可能做到的事,只是因为前人没有做过。蒋介石懂得这一点,他曾撰文说:“我总被敌人所包围,有时还被敌人压倒,但我知道如何坚持下去。”

虽然蒋介石有坚韧不拔的精神,但他也有过错。不过,类似大陆陷落的悲剧不是一个人的过错所造成的。蒋介石是一位出色的政治和军事战术家,但他拘泥于书本上的教条,充其量不过是二流的战略家。在他预先设想的战略形势下,他的行动迅速、果断,他按照他所知道的战争规律行事。

如果战略形势不变,能胜过他的人极少。一旦战略形势大变,他就不能创造新战略了。许多历史人物能够反其道而行之,他们的创新在当时被认为是“离经叛道”的,历史书上充满了解释他们创新的脚注。那些能利用当时的机会,创造新的战略的人才是创造历史的人。毛泽东正是这样的人,这是蒋介石的不幸。

当蒋介石的军队进行北伐,企图用武力统一中国时,中国的有些地方仍处于外国统治下,有些地方由军阀控制,还有些地方是无政府状态。蒋介石在前进中逐渐壮大了自己的军队,成为中国最强大的军队,几年后,他成为统一中国的统治者。

但是当时中国并非真正统一,蒋介石打败了他的敌人,但未能使他们屈服。他根据中国传统,让他的敌人成为他的盟友,给他们留了面子。这是他最大的失误。按照16世纪意大利政治家马基雅弗利的理论来看蒋介石的做法:他保留了军阀政权,允许军阀保留他们的军队,这样他就不可能巩固他的胜利,因为只有使战败者依附他,才能使他们忠诚于他。

马基雅弗利的理论是对的。蒋介石从未真正控制全中国。他的军队疲于奔命,力图保持国家统一。他对一个地方增加军力,另一地方的军阀就会趁机闹独立。结果,蒋介石不得不频繁地应付军阀的挑战。他无法遣散军队,集中一定的精力和资源用于经济的现代化及改革。更糟的是,他无法集中他的军力对付共产党。总之,他的战略是保住了面子,却丢了中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9

主题

0

好友

210

积分

六品通判

Rank: 3Rank: 3

甜米酒
0 碗
茴香豆
210 粒
发表于 2015-2-5 18:28 |显示全部楼层
胜利以后,毛泽东在中国每个地区里、社会的每一级都建立了共产党的统治。事实上,历史大概要把这一成就看作毛泽东的最伟大的成就。但是,周恩来的历史性贡献就难说了。他在内战中为共产主义的胜利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不过,1949年以后,周恩来要用奉行一种经济逐步现代化的政策,使务实主义缓和意识形态。但是毛泽东政策中堂吉诃德式的政策的摇摆不断阻挠了周恩来的努力。周恩来还几乎孤军作战,试图缓和共产党中国生活上的严酷性。允许少许的自由讨论,给中国社会灌输伯克伯克(1729~1797),英国政治家。称之为“有钱难买的优美生活”。不过,他的努力又一次失败了。

周恩来将以他的外交成就而博得崇高的声誉。他引导一个潜在力量远远超过现实力量的国家,虽然如此,他还是利用各种机会在历史上留下了他的印记。我在1976年周恩来逝世后不久会见他的遗孀时,我对她说没有必要给他建立纪念碑,因为历史学家们会把他维持全球力量均衡的行动看作是他的伟大的明证。然后我用这样的话来概括周恩来的非凡经历:“你未能看到的常常比你能看到的更有意义。”

在我同周恩来和毛泽东的谈话中,两个人几乎都宿命论地谈到还有大量工作要他们去做,而他们能用来做这些工作的时间却很少了。他们转回到年龄的问题上来,我感到他们明白自己快与世长辞了。

他们的晚年也没有用来追求同样的目的。据信,在周恩来生命的最后一年,后来以“四人帮”闻名的小集团要逼他下台,这或许有毛泽东的心照不宣的支持。那时,由于预感到随着毛泽东的逝世会发生权力斗争,周恩来不显眼地把他的政策的支持者尽可能多地安置在关键的岗位上。

毛泽东在无法预言地从一种政治倾向偏到另一种政治倾向中度过了他的晚年,在这个过程中给中国造成了无可估量的损害。他支持一个温和的务实派一段时间,然后就变得不耐烦,接着就联合极左派发动一场文化小革命,然后自己又颠倒过来。

共产党中国的这两个伟大领袖,在1976年都去世了,相隔不到九个月。他们没有一个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不过周恩来的政策的生命力超过了他的寿命。

中国共产主义运动如果没有毛泽东,就会缺少神秘性。这种神秘性不仅吸引了那些征服了中国的狂热的支持者们,而且鼓舞了全世界的千百万人。但是毛泽东像那些最革命的领袖们一样,会破坏而不会建设。

周恩来也会破坏,不过他有着革命领袖少有的才能,能够做比统治废墟更多的事。他能保住过去那些最好的东西,并为未来建立一个新社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9

主题

0

好友

210

积分

六品通判

Rank: 3Rank: 3

甜米酒
0 碗
茴香豆
210 粒
发表于 2015-2-5 18:29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革命没有毛泽东,就决不会点燃起火来。没有周恩来,它就会烧光,只剩下灰烬。

中国革命是否会幸存下来,而且最终做出的好事能否比坏事多,这要看目前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是否像周恩来那样决定,他们要使自己成为一个共产主义者,但更是一个中国人。

他们如果这样做,中国在20世纪里就不需要担心北方的苏联、南方的印度、东北的日本甚至东面的美国。有着世界上最能干的十亿人民和庞大的自然资源的中国,不仅能够成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而且也能够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手机版|Archiver|80后走四方论坛 ( 沪ICP备13080598号

GMT+8, 2017-1-23 14:22

Powered by 80后走四方 Discuz!X3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