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走四方论坛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查看: 2601|回复: 2

走过按摩房门前的那条小路

[复制链接]

92

主题

0

好友

31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甜米酒
1 碗
茴香豆
311 粒
发表于 2010-8-18 12:13 |显示全部楼层
天气太热了!王伟正坐在儿子小宝床上给他扇风。在这之前他刚给儿子讲了白雪公主的故事。小宝问他,爸爸,是不是所有人的妈妈都是巫婆?王伟赶紧打断了小宝的话,别乱说话,快睡觉吧。

梅芳是个巫婆。王伟是从来没有这么想过的。他最多只会私底下骂她一句母老虎。青出于蓝胜于蓝,儿子的想像力比老子的要好。其实梅芳对儿子还是非常好的,只是对无所事事的王伟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恨,或者说怨气更贴切些。有什么办法呢?自己本来就是身无手艺,嘴没本事,就是帮老婆做点小生意,也经常会被她骂。王伟私下自怜了一番。只是可怜了儿子,每次看到梅芳对着他破口大骂的时候,他嗯哦两声就应付过去了,小宝却总会吓得浑身发抖。

小宝好不容易睡着了,王伟拉过一个被角盖在他身上,走出房间时还不忘把门轻轻带上。

跟小宝唠叨什么了?这么半天。梅芳靠在床头上低声问王伟,声音居然有些娇羞抱怨。她今天说话的口气很奇怪。但王伟并没有打算问她,大多时间只要能不和梅芳说话,他是不会自找话说的。王伟在床头柜上拿出睡衣,和往常一样站在梅芳面前就开始换了起来。

死鬼!先去洗澡。梅芳已经有些皱纹的脸上此刻正像菊花一样开的灿烂。

王伟终于知道不对劲在哪里了,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王伟在梅芳身上折腾了一会,就被她一脚踢了下去。梅芳转过身,只留给他一头被汗水粘的乱七八糟的头发。很快打呼的声音也开始在房间里响起来。梅芳对王伟早就不抱希望了,偶尔的折腾也像例行公事一般,大多是成不了事的。王伟有所谓的男人病,已经好几年了。

王伟和梅芳是自由恋爱,这在当今社会已经不稀奇了。但他们的父母却感觉稀奇,在他们结婚的时候都不能理解他们。没有父母的支持,年轻的他们有过揭不开锅盖的几年。好不容易生活安稳下来,酒足饭饱才思淫欲,这句话用在好强的梅芳身上再贴切不过。那个时候小宝刚出生,梅芳的心思全在如何养活家里刚多出来的小嘴上。再加上她怀孕期间的压抑,等到某天梅芳也来了兴致,才发现王伟出问题了。梅芳并没有太把这当成一回事,只是口头上的死鬼越骂越勤,有时候还会在前面加一个没用的。

房间里没有开灯,王伟感觉自己的眼睛里应该会有一种叫做眼泪的东西,不能确定。他已经很久没有流泪了。

天色还是灰蒙蒙的,王伟和梅芳就已经走在了赶往批发市场的路上。从他们家去批发市场有一条近路,只要穿过一条小巷子就可以了。不知道的人看,这只是条非常不起眼的巷子,当然这只是在外地人眼里。本地人都会知道,这条巷子里装着所有男人喜欢的各种类型的女人,或千娇百媚,或温柔如水,你想要什么样的,它都能给你变出来,供君使用。

梅芳知道这条巷子的所有营生,她从来不会让王伟独自走这条路。就是自己和他一起的时候,她也不会选这条近路,宁愿陪着他绕远路走。但今天早上起来晚了,再不赶到批发市场,一些新到的货估计就要被同行抢完了。

梅芳讨厌这巷子里的女人,但她做的营生却和这些女人有关系,女性内衣,而且都是低档货色,几乎每天都会有几个巷子里的人通知她送货上门。每次送货的时候,那些女人就会让她把旧内衣也回收了,每每看到那些凌乱的残破的内衣,她都会从心底涌上一阵阵的恶心。但是旧内衣是免费回收的,卖到回收站就是一笔收入。生活就是如此,再让人恶心,也要学会适应。

走水街吧。马上要拐弯的时候,梅芳终于下定了决心。水街是这条小巷子的名字,应该是套了女人如水这个词。

嗯哦一声,王伟跨下的三轮车调了个头,转进了水街。

92

主题

0

好友

31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甜米酒
1 碗
茴香豆
311 粒
发表于 2010-8-18 12:14 |显示全部楼层
水街还是仍旧的那些老店铺,永远残旧的门面下藏着的却是永远更迭常新的小姐姑娘们。招牌一般是不会换的,无论小姐已经换了多少茬,来这里的客人会因为这里有哪位红牌姑娘而常来,却不会因为哪位姑娘走了而不来。女人如水,变化总是无常,显然客人们都能明白这么个道理。

这里还是老样子啊。王伟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坐在他后面的梅芳拍了他一下,赶紧的,走这条路就是为了能快点到批发市场。

王伟应一声,不再东张西望,脚下的功夫也更起劲了些。

这个时候的水街显然是刚刚沉静下来,没有袅袅的烟雾,没有闪烁的霓虹,更没有如流的行人。客人该睡的睡了,小姐该睡的也睡了。

这不是伟哥芳姐吗?从水街那头突然迎面走来一个妖艳至极的女子,半盘起的头发有些凌乱,短裙下是白花花的大腿,连袜子也没穿一双,光着的脚上只汲了一双夹脚拖鞋。

王伟没认出是谁来。身后的梅芳探出头看了来人一眼就笑了,哟,小蔓啊,起这么早?

什么起的早!刚把客人送走,一晚上没摊着睡了。叫小蔓的女人打着哈欠,那张涂满无数颜色的脸,满是庸懒。

那真是辛苦了。梅芳嘴上应附着,手却在王伟背上捅了一下,示意他快些走。

小蔓看到了梅芳的动作,忙把身子移到了一边,让他们的车子更容易过去。骑着三轮车的王伟在经过小蔓身边时突然闻到了一阵香味。沁人肺腑的香味。之前他就听逛水街的男人说过,水街里面的女人,身上都会有一种勾人的香味。大概就是这种香味吧,王伟下意识的多吸了两口。小蔓看到王伟的表情,轻轻笑了一声。梅芳不由怒从心来,但没发作出来,嘴里还不忘说一声,好走,小蔓姑娘。小蔓是水街数一数二的红牌,决不会看上他家王伟的。她梅芳为了营生,也决不敢得罪小蔓。

没用的死鬼,是不是觉得小蔓很漂亮?我跟你讲,水街没一个好女人,别看外表光鲜亮丽,身上不知道揣着多少能要男人命的病根,以后你给我离她们远点。看着小蔓走远了之后,梅芳才把气全撒在了王伟身上。还有,以后别走水街了。看他没反应,又补了一句。

王伟还是嗯哦一声,没有任何辩驳。他想起还独自睡在家里的小宝,脚下的动作更快了。

幼儿园里组织做体检,咱小宝要参加吗?王伟在往嘴里扒饭的空隙问了一句。

噢,多少钱?抽屉里应该还有点现钱,你待会拿去交吧。梅芳只是略微想了一下,头都没从饭碗里抬起来。

知道了。王伟倒是抬起头来看了眼梅芳,浑浊的眼里有一些闪光的东西,一闪而逝。

我就不去,就不去。小宝抱着王伟的大腿,死活也不愿意去医院。

那我们不去医院,就去超市买果冻,小宝说好不好?小宝抬起头看着王伟的脸,好像是为了确认这话的真实性。但显然没能经受得了果冻的诱惑,马上松开了手,高兴地答应了。王伟蹲下身来,小宝快上马。

小宝一个跨步就坐了上去,嘴里吆喝着,骑大马喽。骑大马喽。

医院里没多少人,王伟把一包果冻放在小宝身上,交待他坐着等他。挂完号回来便看到小宝前面蹲着个穿的很漂亮的女人,连忙快步走了上去。

小宝先看到了他,抬起手指着他说,姐姐,爸爸回来了。

是小蔓。

王伟礼貌性的招呼了一声,小蔓姑娘。

小蔓站起身来对着他笑了一下,小宝怎么了?

没事,就想起来要给他做个检查。他们学校安排的。王伟走到小宝身边蹲下整理他吐的一地的果冻壳。原本站在小宝面前的小蔓被生生挤了出来。王伟又闻到了来至小蔓的沁人肺腑的香味,一边收拾果冻壳,一边仍然没忘要多吸两口。

看着背对着自己的王伟,小蔓的嘴动了两下,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拎起放在小宝身边的包,摇曳生姿的走了。

小宝对王伟说,姐姐走了。

王伟头也没回,那咱也走,抱起小宝就往化验室走。

医生,如果父母身体有病,是不是一定会传染给孩子?王伟问这话时头也没敢抬。

正在奋笔疾书的医生头也没抬,那要看是什么病,父母子女住在一起的嘛,会传染的就会有很大可能。

王伟有些急了,如果不住一起呢?

医生没再理他,过了几分钟才说,那就说不定。你这不是检查着嘛,报告出来就知道了。

噢,对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2

主题

0

好友

31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甜米酒
1 碗
茴香豆
311 粒
发表于 2010-8-18 12:17 |显示全部楼层
王伟开始隔三岔五的就不去梅芳的小摊上,而且一失踪就是好几个小时。这几天的王伟有些不对劲。梅芳看出来了,但她一直忍着,没有发泄出来。他知道现在对着她没有一句废话的王伟是不可能跟他说出点什么的。她决定要自行调查。

终于,梅芳跟踪着王伟到了水街,急急的步伐,不一会就钻进了一家店,是小蔓所在的店面。梅芳眼睛里的火突一下就全冒了出来。她顾不上自己的内衣生意了,急风一样刮进了店里,破口大骂,几乎所有人的祖宗都被梅芳问候了个遍,王伟终于从一个小门走了出来,肩上扛着几个空了的饮用水桶。看到梅芳的时候,一脸憨厚的笑。

王伟找了份新工作,饮用水公司的搬用工。不是很好的工作,但也总算稳定下来。梅芳在水街好不容易打开的生意,却因为她自己的一次没沉住气,全泡汤了。

王伟劝她,生意没有了可以再做嘛,我们换个地方,树挪死,人挪活,总有地方能讨生计的。我这送水公司的活,到哪都是一样干。

也好。梅芳马上就答应下来。王伟虽然不中用,要他经常进出水街给那些妖艳的女人送水,她还是会不放心。

临走前王伟还是下定决心又偷偷去见了一次小蔓,却被拒绝了。小蔓只让他带一瓶香水给梅芳。小蔓说,我知道你痴迷我身上的味道,其实全是这香水的功劳,你可以让芳姐试试。最后还不忘交待王伟要好好照顾小宝。小蔓好像什么都知道了。

那天从医院回家的路上,王伟一直在想小蔓怎么会突然在医院出现,而且还会蹲在小宝面前。难道她发现了什么?

五年前的夏天,那个时候的梅芳已经待产了,肚子大的惊人。他们两人的钱凑在一起,刚好一万多点,为了能多余一点钱,照顾好即将出生的小孩和刚生完孩子的梅芳,他们把家搬到了房租最便宜的水街附近。

生产也是在水街附近的小医院,难产,而且是不能再生育。梅芳足足昏睡了三天三夜才醒过来。王伟还记得她醒来后看到身边躺着的小宝说的第一句话,无论如何,孩子没事就好。

孩子没事就好。王伟当时很庆幸自己接受了医生的建议,把梅芳肚子里的死婴换成了一个小姐刚生下就抛弃的小孩。

那个抛弃自己亲生儿子的小姐,就是小蔓。小宝是小蔓的儿子,只有王伟知道,之前梅芳的话提醒了王伟,是他带着小宝上医院做检查的原因。

后记:

检查报告出来了,小宝非常健康。不久之后,王伟和梅芳带着小宝搬出了水街。梅芳到最后都不知道小宝不是自己儿子。小蔓知不知道小宝是她儿子呢?这对王伟来说并不重要。他只感谢小蔓送给梅芳的香水,确实非常的有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手机版|Archiver|80后走四方论坛 ( 沪ICP备13080598号

GMT+8, 2017-2-21 22:17

Powered by 80后走四方 Discuz!X3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