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走四方论坛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查看: 2641|回复: 7

伤痕——女人可怕的自虐

[复制链接]

104

主题

0

好友

37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甜米酒
1 碗
茴香豆
377 粒
发表于 2010-8-15 23:57 |显示全部楼层
1

看到苏苏额头上的伤痕,我就有些泄气,明明是那样的一块肉瘤,却像是刺在心眼儿上扎,不是疼,是不舒服,疼痛是可以忍受的,不舒服却无法容忍,它像一个面目狰狞的恶妇,不自量力地挑拨着我的脾气。
我说,苏苏,你可不可以不要把头发盘得那样高,看你的额头,像装着个灯泡似的。苏苏没有吱声,静静地回到了房里,出来的时候,有一些头发遮住了额头。
自从苏苏出院以来,苏苏的脾气好多了,总是让着我,对我也更加地体贴入微,这让我常常想到苏苏的好,我因此告诫自己不要对苏苏太过分。
苏苏已经把饭菜端上了桌。我从冰箱里拿出两瓶“金威”,用嘴咬开了盖子,嘴对嘴地灌,苏苏放下饭碗走进厨房,我听到水冲洗杯子的声音,苏苏拿过来一只杯子,递给我,说,看你,又不是没有杯子!
现在的苏苏,说话总是柔情似水,让我感觉很受用。柔情是女人的本质,是女人最能感动男人的力量,有时我感觉苏苏对我丝丝入扣的关心,像慈爱的母亲在管教自己离经背道的儿子,是一种严厉的柔软,很熨贴,很舒服。
我拿起酒瓶,把瓶里喝剩的酒倒进杯子里,一口气干了下去,我咬开另一瓶酒的盖子的时候,心中的那点别扭已经顺畅了很多,可是酒已经喝上了,那就得有喝酒的样子,其实我不是一个能喝酒的人,喝一点点就醉,也许有时是故意要**自己,本来就是想醉的,那样可以装出一副人生失意的样子。
两瓶啤酒下肚,酒力就上来了,眼里有些朦朦胧胧,苏苏在我的眼前晃悠悠的,像小时候灯影摇曳时母亲摇晃在土屋墙上的影子,大脑轻飘飘,像在云雾里晃荡。云里雾里的时候,我就看到苏苏发疯似的从厨房里冲出来,掀翻了一桌的饭菜,回身向门上撞去,殷红的血从苏苏的额头流出来!

104

主题

0

好友

37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甜米酒
1 碗
茴香豆
377 粒
发表于 2010-8-15 23:58 |显示全部楼层
2

那天晚上,我回到家里,苏苏煮了一桌的菜,全是我喜欢吃的。我问,今天是什么好日子?苏苏没有回答我的话,冲我温柔地笑笑,十二万分的妩媚。
我冲完凉出来,正准备享受丰盛的晚餐,说心里话,苏苏的饭菜煮得真不错,如果有好的心情,吃起来真是一种享受,可是,就在那时候,苏苏从房里冲出来,恶狠狠地问,打电话给你的那个女人是谁?
我从苏苏手里接过手机,轻描淡写地看了一眼,心中就有一点慌乱,心里骂道,该死的林红,什么时候打过来不好,偏偏在我冲凉的时候打过来,我故作镇定,我说是我的一个普通朋友。
“既然是你的普通朋友,她凭什么向我兴师问罪,她有什么资格问你为什么在我这里?”
“你怎么回答她?”
“我说他是我老公,不在我这儿难道在你那儿?”
“你怎么可以这样和别人说话呢?”
“那你说我该怎样跟她说,难道要让一个女人骑到你老婆头上来吗?”
“苏苏,你犯得着吗,我们的婚姻都那样了,何必呢?相爱一场,好聚好散,难道就不能给彼此一条生路吗?”
“好哇,你这个吃里爬外的,我们还没离婚呢,你就迫不及待地和别人勾搭上啦,你们这些臭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我跟你拼了!”
苏苏冲上来,又撕又咬……眼睛里弥漫着凶光,一会儿又暗淡了,一幅万念俱灰不想活了的神情,那是绝望时才会出现的眼神,她的绝望的神情让我心里发毛,极度恐慌……苏苏慢慢地站起来,走进厨房,我跟了进去,从她手中夺下那把尖利的水果刀,我把她抱回客厅里来……
“我不稀罕你,你给我滚开,别在这里惺惺作态!”苏苏站起来,掀翻了她亲手准备的一桌子好吃的菜,回身向门上撞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4

主题

0

好友

37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甜米酒
1 碗
茴香豆
377 粒
发表于 2010-8-15 23:59 |显示全部楼层
3

3年前,我和苏苏存够了结婚的钱,可是一点结婚的欲望都没有了,生活的激情被没完没了的争吵磨蚀得一干二净。父母亲从老家打来电话,一次又一次地催我们结婚,母亲说我不听你们的解释,我只要孙子。
冬天,我和苏苏请了假,回家结婚。家里有好多年没办过喜事了,父母亲高兴得合不扰嘴,把能请到的亲戚都请到了,我们动用了几年的积蓄,把个婚事办得热热闹闹红红火火体体面面。新婚第二天,来家里做客的至亲好友都还没散呢,我与我的新娘却在新房里吵上了,父母亲是极要面子的人,我可不能让他们当着亲戚朋友的面难堪,洞房花烛,是人生何其得意时候,我的苏苏却在无理取闹,我黯然神伤,有一种要掉泪的心酸,我忍着。
我和苏苏走出来,无论如何,我都得稳住她的情绪,我太清楚了,苏苏的脾气一上来,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我们来到了大堤上,松东河水漾着静静的光波,远处点的河面上,有一只渔船,渔人用一双小桨划着小船,几只鱼鹰立于船头……太阳苍白地晒着干枯的河滩,冻风一丝一丝地梳过枯竭的衰草,春风不来,堤上的野草不生,燕子的叫声不振。
我和我的新娘迎风走着,刚刚结婚才一天的一对新人,话题却扯到了离婚上面来,那真是残酷的讽刺啊,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事实就是如此,这世上谁少了谁不都可以好好地过吗?谁都不必拴在一棵树上吊死,只是实在也没有必要弄得彼此都精疲力竭。
我们有一句没一句地拉扯着,就来到排水闸上,朝下一望,闸里的水泛着冰凉的冷光,我突然想起,这个排水闸是个不吉祥的地方,村子里先后有几个人从这里跳下去,连尸体都没找到,就在那年的夏天,还有一个小伙子从那里消失,那个小伙子一向成绩很好,偏偏没考上大学,在家里受了气,接受不了,一气之下跳了河,8月的河水正劲,小伙子随汹涌的河水走了。
我带着苏苏赶快撤离,跟她讲起水闸里发生的事情,吓得苏苏婉约动人,发出遍地天籁之音。我想,在柔软的时候,在不那么固执的时候,在懂得恬退隐忍的时候,在懂得谦让的时候……苏苏其实是很漂亮很动人的女孩,难道那样不好吗,女人就该有女人的样子,为何偏要摆出一副针锋相对的架势,像一只好斗的公牛?雄性们已经把这个社会搅得够混乱的了,雌性还要冲进来掺和,真让人受不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4

主题

0

好友

37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甜米酒
1 碗
茴香豆
377 粒
发表于 2010-8-15 23:59 |显示全部楼层
4

林红进入我的生活,纯属意外。
芝加哥酒巴的氛围,苏苏一点也不喜欢,我们一起去过一次,还不到一刻钟,苏苏就拉着我要出来,她坚决不再去第二次,连我也不让去,这对我是残酷的。到芝加哥那种地方去,我其实没有什么别的企图,我只是喜欢,想放松一下整天紧绷的心弦,我表面严肃,我内心狂热,我喜欢透过烟雾缭绕的喧嚣看那些形似鬼魅的丽影,我喜欢那种放浪形骸而忘情的生活率性,我喜欢人的那种暂时背离社会道德忘记人生准则的原生状态……我只能背着苏苏到那里去。
我后来去的次数慢慢地多了,因为我在家里越来越呆不下去,我与苏苏之间有吵不完的架,那个好斗的女人神经质起来像一个不要命的疯子,闹得家里鸡犬不宁,她居然还有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她说因为太爱我了,屁!她整天打着爱我的幌子撕扯着我的灵魂,我的灵魂像一堵脆弱的墙壁,我听到泥土一层一层剥裂的声音,我就要坍塌了,我的心好疼。
我说,苏苏,如果你爱我,请让我安静!她说,我现在恨你了,爱你多深就恨你多深!我说,苏苏,我没有碰过别的女人,我对你是忠贞的。她说,你这个骗子,把你的鬼话收起来吧,你以为我会相信吗?做梦!我说,苏苏,既然这样了,我们离婚吧?她说,想离婚,没那么容易,你不让我好过,我要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在非常恼怒的时候,我会到芝加哥酒巴去,坐在阴暗的角落,我在那里慢慢地喝着啤酒,让啤酒像一根冰冷的游丝在我的咽喉地慢慢游荡,然后我目光散淡,透过暧昧的光波思考眼前晃荡的浮世。有一个夜晚,我正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林红从后面拍了一下我的肩膀,一只酒杯晃到我的面前,她说,先生,这么早就要走呢!我说,即使在这里,我也只能找到羡慕你们的感觉,没有别的了。林红说,看您说的,您的青春一点也不比人逊色,如果您不介意,我想请您喝一杯。林红说着反身招呼侍者,很快酒就上来了。我说,小姐,谢谢你。林红说,看您的样子,好像有心事?我说,就算是吧!林红告诉我,她叫林红,是一家公司动画制作部的经理。
林红让我想起了6年前刚刚遇到苏苏的样子,林红和6年前的苏苏,几分形似,几分神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4

主题

0

好友

37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甜米酒
1 碗
茴香豆
377 粒
发表于 2010-8-16 00:00 |显示全部楼层
5

下一次到芝加哥的时候,刚坐下,林红就过来了。林红穿着一系黑色的吊带长裙,头发向一侧偏着,身材高挑的林红感性而性感,时尚而简约,看上去给人一种透明的亮度,很适合芝加哥的气氛。
我说,像你这样漂亮的女孩子,应该走到台上去,才会光彩夺目,坐在这个角落只会显得暗淡无光。林红说,我的光彩不属于每一个人,它只属于我自己和爱我的人。我不知如何往下接林红的话,只好端起酒杯喝酒。
林红说,这段时间您来得特别的稀,从上次来这里到现在,差不多有一个月了吧!林红的话让我心底震惊。我反问,你天天来这里吗?林红说,也不是,只是这段时间来得特别的勤,我来这里是要等一个人。我问,你等到要等的人了吗?林红答,等到了。我说,你很幸运!林红说,是这样。
我们继续喝酒,林红说,和您坐在一起,有一种故友重复的快乐与安宁,感觉特别亲切。我怔怔地望着林红,一时半会儿没有悟透她的意思。桌上的酒喝完了,林红叫来侍者买单。我说,你就要走?林红说,我是想和您出去走走!
“你说和我……和我出去走走?”我用右手食指指着自己的胸口,不信任自己似的问。
“是的!”
“你刚才不是说,你在等一个人吗,你等到的那个人呢?”
“其实,我要等的人就是您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4

主题

0

好友

37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甜米酒
1 碗
茴香豆
377 粒
发表于 2010-8-16 00:01 |显示全部楼层
6

苏苏流产了!这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事情,足足可以让我悔恨一生。
把苏苏往医院送的时候,她额头的血还在不停地流,我知道,那只是皮外伤,不会有什么大事,但是,当我抱起苏苏的时候,我在苏苏的裤子上感觉到了粘乎乎的东西,血从苏苏的下身流出来,可真把我吓坏了!
苏苏在病床上呜呜地哭着,医生说,你爱人流产了!
我跪在苏苏的床前,悔恨的泪水从男人的眼眶里不知疲倦地流出来。苏苏用她颤抖的手抚摸着我的脸颊,用柔弱的声音说,斌,对不起啊,我没有照顾好宝宝,你打我吧,你骂我吧!我哽咽着说,苏苏,是我不好,我不是东西,我恨自己啊!你怀上了宝宝咋不告诉我呢?
斌,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上午我到医院,做了B超,医生说我怀孕了,斌,我听到这个消息是多么的高兴啊,我特地请了假,买了你最喜欢吃的菜,斌啊,我是想等你回家后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你的啊!当年我们急着结婚不就是为了早点有孩子,早点让爸妈抱上孙子吗,我们结婚都3年多了,斌,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咱爸妈啊!
我说,苏苏,不要紧的,我们都还年轻,我们可以从头再来,我们有的是机会,有的是希望。不,不,斌,我不能再拖累你了,我们离婚,等我出院后我们就离婚!
那几天,林红老是打我的电话。我到医院去看苏苏的时候,会把电话关掉,我不想苏苏受到刺激,也不想电话的吵闹声破坏了苏苏的宁静,不管怎么说,苏苏是我的妻子,她的心底正在经历身心交瘁的挣扎,作为她的丈夫,在这个时候,无论如何都是应该给予她安慰的。
一个星期以后,苏苏出院了,额头上留下了一块伤痕,很刺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4

主题

0

好友

37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甜米酒
1 碗
茴香豆
377 粒
发表于 2010-8-16 00:01 |显示全部楼层
7

我与林红没有再在芝加哥见面,但一直保持着联系。有时我不想接她的电话,她就发短信给我,我从她的口气中隐约知道,她好像爱上我了,这让我很惶恐。
有一天下午,林红发短信给我,要我下班后务必去她那里一趟,我想了很久,还是按照他告诉我的地址去了。自从认识林红以后,苏苏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那的确不是我所希望的,我不想再伤害苏苏,我要把这事跟林红说清楚。
真是不可思议,在这座寸土寸金的城市的中心,年纪轻轻的林红,居然拥有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房子里面的摆设像其主人的气质一样,大气而简约,时尚而精致,暗示出一个25岁的女人的心机。
林红已经摆好的酒菜。我说,你要我来,就是想让我喝酒吃饭吗?林红不说什么,嘴上露出含蓄的笑意。音响里恰如其分地响起了抒情的萨克斯,林红将红酒倒进高脚杯里,林红说,在酒巴喝酒,寻找的是快感是刺激,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单独喝酒,讲究的是浪漫是情调,是一种完全放松,完全开放的心境。
在林红特意安排的气氛里,我说不清自己的情绪,我意乱情迷,我自甘沉沦,我不能自持,我的思维随着林红的节奏而跳跃,我感觉到很快就有了醉意,这让我在一个女人面前显得很没有面子……林红好像向我说了什么,林红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彻底晕了!
林红的身上裹着一件薄如蝉翼的纱衣,浑身洁白的肌肤在柔和的灯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一切尽在不言中!在这个时候,就算是一个白痴也知道该做些什么了,无论是温柔乡还是万丈深渊,都得跳!我抱起林红,摇摇晃晃地进了卧室,林红静静地仰躺在床上,起伏有致的身体像一樽倔强的玉佛……我慢慢褪着林红身上那件形式上的衣服,当衣服褪到林红的右手腕时,我打了一个寒颤,在那一刻我的酒意全消了。林红的右腕上有一处很显眼的伤痕,像一只长着成百上千只脚的蜈蚣罪恶地趴在那里,我的第一反映是想到了苏苏的额头,我在瞬间读懂了林红手腕上在讲述的一个殉情的爱情故事,我的欲望嘎然而止!
我说林红,我不能伤害你!林红用一只手撑住身体,泪水像断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4

主题

0

好友

37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甜米酒
1 碗
茴香豆
377 粒
发表于 2010-8-16 00:07 |显示全部楼层
8

近来苏苏的脾气好多了,完全是一副大人大量的样子,于事都不与我计较,让着我,对我体贴入微,我是一个知足的男人,我因此总是想着苏苏的好,我想,我和苏苏,其实不一定非得离婚的。
苏苏没有再向我提起要离婚的事。
我不再去芝加哥了,我害怕在那里遇到林红,林红没有再打过我的电话,不知她还去不去芝加哥。
苏苏不再把头发盘得很高,总是很小心地用头发护住额头的伤痕。
一段时间以来,我在有意识地注意那些整容去痕的信息,我想抽个时间陪苏苏去医院,把苏苏额头那个触目惊心的伤痕去掉,我想,苏苏应该会同意的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手机版|Archiver|80后走四方论坛 ( 沪ICP备13080598号

GMT+8, 2017-2-19 19:53

Powered by 80后走四方 Discuz!X3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